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虽然总有刁民管她叫智障
    “等等、咦、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魔法阵的关系,帽子先生和阿库娅终于被分开了不说,还飞到了半空,但是啊。。。

     阿库娅小姐~你是不是问错人了啊?你居然问我什么情况?到底谁才是女神啊!

     看着张开的嘴巴里差不多可塞下一只鲸鱼的阿库娅在半空中张皇失措的敲击着囚禁着自己的魔法屏障,与她享受了相同待遇的帽子先生脸色可谓相当的难看,不,实际上是狰狞。

     “佐藤先生!为什么?”

     “雫,你没事吧!”

     帽子先生一脸担忧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养女,不知为何,被魔法阵束缚的人只有他和阿库娅。这让帽子先生和田中雫相互为对方担心起来。

     但是无论帽子先生如何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哪怕给原本半透明的屏障上染上了鲜红的血色,也始终无法打破禁锢着自己的束缚。

     “请不要这样!”

     就在这时一道天籁之声突然传来,随着一阵闪耀的白光,一个长着羽翼的女子从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现身。

     亮棕色长发搭配着一汪水蓝的眼睛,给人一种轻灵柔和的印象。额头上有一个蓝色的纹章,其形状像一个长型的菱形宝石,为她的形象增添了一股别样的神秘感和魅力。

     善良、温柔、真诚,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就能让从她的气息中察觉到那与某人鲜明不同的美好品质。

     “佐藤先生,请不要这样伤害自己。这只是传送阵启动了而已。”

     “诶?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如同一只被侵犯了领地的喵星人,阿库娅虎视眈眈地看着眼前的这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

     “啊~请稍等一下,阿库娅前辈,我马上就好!”说着新来的天使,伸出了双手。

     看着对方的手轻而易举地穿过了屏障,帽子先生突然有股不真实的错觉,就好像之前囚禁自己的屏障并不存在一样。

     天使发出了治愈人心的温柔声音,下一秒,帽子先生就发现自己真的被治愈了!

     圣洁的歌声传来,虽然完全不理解歌词的含义,但温暖的光芒包裹着自己双手,帽子先生发现,手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这。。。

     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虽然很想告诉对方,哪怕放着不管的话,自己其实也是可以恢复的,只要对准自己的脑袋来一发的话。

     可是话到口边的帽子先生,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因为,只要看到女孩那一副认真的模样,所有的语言似乎都会染上了破坏气氛的原罪。

     细嗅着那突然出现的淡淡香味,不知怎么的帽子先生突然觉得,只是这样看着对方,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幸福的让人不忍心去打破这份宁静!

     然而总有智障不想让帽子先生称心如意!

     “喂!贝露丹蒂!别在我这里使用神力啊!要是被检测到的话,会影响我的业绩的啊”

     玛德阿库娅!你就不会看看气氛的吗!Air!Ambience!Aura!懂吗?

     玛德!气得劳资我连英语都飙出来了!

     不过,原来是叫贝露丹蒂吗?哎呀,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啊~

     “哟西,好了~”并没有理会阿库娅的吵闹,但似乎也没有注意到帽子先生那直勾勾的眼神(这或许是因为帽子先生是个眯眯眼),结束治疗的天使小姐贝露

     丹蒂轻柔地握住了帽子先生的手:“佐藤先生,请务必要好好爱护自己的双手啊!”

     “是~”佐藤先生不自觉的有些激动,他甚至有点纠结,以后这双手还要不要洗了?

     咦?为什么总觉得佐藤先生的声音有点奇怪呢?

     带着一丝怀疑的小眼神田中雫仰视着自家养父,她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刚才绝对不是她的耳朵出了问题!也不是她过于敏感!而是她的父控。。。咳咳,我是说帽子控雷达有了预警反应!

     白皙的皮肤,丰满的身材,温柔的气质犹如新婚的妻子。。。什么啊!什么啊!佐藤先生!原来你喜欢这样的调调啊!

     要是平时的话,田中雫说不定早就冲上去拦在两人中间了!不想父嫁的萝莉不是好鬼女!

     但是、然而、可是。。。。。。田中小天使她没有翅膀啊!

     在地上干瞪眼的田中雫只能无奈地开始了自己的打酱油之旅。。。(她被头顶上的三人华丽的无视了!)

     话分两头,对于贝露丹蒂的到来,阿库娅从始至终就抱着态度鲜明的立场在一旁叫嚣:反对!抵制!滚回去!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阿库娅萨玛的圣域神圣而不可侵犯!

     “你个一级神二类非限定不在“救济”女神事务所里好好待着,来我这里干什么?还有为什么要启动传送阵啊!关掉!赶紧关掉!然后从哪来回哪里去!”阿库娅炸毛了,就像被踩了尾巴一般!

     “那个,阿库娅前辈,实际上我是来接替你的工作的。”自觉抢了对方的心爱之物的贝露丹蒂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虽然以前听说你是个有些懒散的人,但是没有想到原来您这么热爱自己的工作!请放心吧!等你消灭了所有的魔王,我就回去接你回来!到时候,这个职位也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的!所以,请安心去吧!”

     像是为即将去前线的战士送上最后的祝福,贝露丹蒂为阿库娅绽放出了最诚挚最美丽的笑容。

     “哈?你、你、你说什么?我为什么要消灭魔王?”

     莫名其妙被安排了不得了的任务,阿库娅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理由愤怒,而且她总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在被临终关怀一样。

     尤其是最后一句,阿库娅真的很想问问贝露丹蒂,有没有听某个名字很霸气很和谐的中国老头说过的“汝妻子吾养之”?

     然而贝露丹蒂表示公元197年的时候,她还在丹麦编网唱诗。

     “实际上,前辈,这可是佐藤先生的愿望啊~,而且已经被世界树系统认可了。”贝露丹蒂耐心的解释道。

     这让帽子先生很是奇怪:“等等,我的愿望?我的愿望明明只是要求带着小雫一起去异世界啊!”

     “对啊!我明明已经帮他。。。。。。”

     阿库娅愤怒的叫嚣声戛然而止,虽然总有刁民管她叫智障,但是智障其实并不是真的傻(只是少了根筋+情商低+作死)。但即使如此,她还是明白:自己骗佐藤的事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