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亲姐妹间的女神联盟(笑)
    虽然平日里,乌鲁德管诗库璐德叫妹妹,诗库璐德也管乌鲁德叫姐姐,但是呢~

     乌鲁德最喜欢的妹妹不叫诗库璐德,诗库璐德最喜欢的姐姐也不叫乌鲁德。

     贵圈真乱?

     不、不、其实是姐妹三人啊~

     老大乌鲁德,幺妹诗库璐德,而夹在中间的就是和帽子先生有过一面之缘的贝露丹蒂了。

     “在遥远的过去,从世界树上诞生的时间巨人诺尔维(Norvi,他在人间的住所被后世称为挪威)与象征智慧与理性的女神安莎丝(Ansur)结合,诞生了命运三女神——诺伦(Nornir)。

     司掌“过去”的大女儿乌鲁德(Urd),司掌“现在”二女儿贝露丹蒂(Verdandi),以及司掌未来的小女儿诗库璐德(Skuld)。”——摘自《埃达诗篇》

     作为幺妹以及司掌“未来”和“预言”的女神——诗库璐德平时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看看贝露丹蒂姐姐准备干啥?

     虽然预言术用在女神身上会大打折扣,但是亲姐妹之间,只要有心,有些东西是可以克服的——比如法则什么的~

     结果,一不小心,诗库璐德看见自家姐姐突然命犯桃花了~

     这怎么可以?桃花的对象不是自己!这怎么可以?

     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偷腥野猫!给人家去死一万遍啊!

     虽然平时和大姐之间总有一些无法消除的小矛盾——比如争夺贝露丹蒂的所有权这种小事(真是的,身为大姐就不能让着最年幼的妹妹一点吗?),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大姐!结盟吧!我们一起抓住那个“小偷”!

     ————

     作为大姐以及司掌“过去”的女神——乌鲁德平时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看看贝露丹蒂姐姐今天又干了啥?

     虽然“真实之眼”用在女神身上会大打折扣,但是亲姐妹之间,只要有心,有些东西是可以克服的——比如法则什么的~

     前两天诗库璐德那个小家伙说贝露丹蒂命犯桃花,急吼吼地跑到自己这边大呼小叫,说什么要去抓猫,抓小偷(笑)。

     真是的,明明都已经是当上女神的人,还是这样没有耐心,要是被同行的俩个凡人看到,那是会出事情的。

     诶?你问我为什么一点也不着急?切~真当预言术是什么了不起的玩意吗?

     诗库璐德的预言,尤其是关于贝露丹蒂的,十次里面能有二次是准的那就不错了。

     八百年前这个死妮子第一次说贝露丹蒂今年命犯桃花,自己轻信了,结果呢?害得自己被史洛里·斯图拉松这个老变态(Snorri·Sturluson)纠缠了半个世纪!

     然后四百年前,这个死妮子又说贝露丹蒂今年命犯桃花,这一次自己吸取了教训,没有轻信,于是结果变成了死妮子你自己被布林约尔夫·斯韦恩松这个跟踪狂尾行了三十年。

     “算算时间刚好四百年一个周期啊,所以,诗寇蒂~你现在又皮痒了,是吧?”

     虽然不能排除你瞎猫捉到死耗子的可能性,但是先让我提前收点利息再说!

     总之,那天之后,乌鲁德在同意了诗库璐德的要求的同时也表示:“诗库璐德啊,作为姐姐,我劝你以后还是多喝点牛奶吧?八百年了,一点长进也没有,还是和以前一样,打得我手都疼了。”

     (虽然魔法师诗寇蒂的形象是前凸后翘,但是诗库璐德本人的真身却是。。。而对于没有失去神力的女神来说,“破妄之眼”,这是基础中的基础,所以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所以说,“未来”什么的,那是复杂的,那是多变的,无数多的可能里,偶然看见一条就信以为真,就以为必然会发生?

     脑子抽了吧!

     果然,还是“过去”好!

     既定、已知、不会改变!安心~

     女神乌鲁德表示自己这样说,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的神职原因,因为她是客观的、公正的、不带偏见的!要不然别人为何还称她是司法女神呢?

     (同为司法女神(之一)的诗库璐德在隔壁捂着屁股,咬碎了银牙。)

     于是,带着愉悦的心情,乌鲁德施展了“真实之眼”——姐妹间的事,那能算偷窥吗?

     结果。。。。。。

     玛德!这个死帽子是谁?

     “唔~死妮子!下手真黑!”

     悄悄捂了捂屁股,倒抽一口冷气的乌鲁德死死盯着帽子先生,她发誓,不管是为了自家可爱的妹妹(绝对不是诗库璐德),还是为了自己的屁股(冤冤相报何时了啊~),绝对不会让他有好下场!

     哈?魔族?魔王?任务?这种破事会比我可爱的妹妹更加重要吗?

     (当然,这样的话,无论是乌鲁德、还是诗库璐德都没敢对勇者和圣骑士说。)

     不过,话有说回来,没想到诗库璐德的预言术这次居然还挺准?

     还好当时自己没有完全拒绝!

     但是,话又说回来,之前某人可是信誓旦旦地说“命运之人”会出现在荒野的啊!还说这次的预言绝对的准确。

     结果,为了方便地“干私活”,乌鲁德半真半假地编了个借口,想法设法和艾米莉娅她们分开,并且让她们留在城里。

     然后自己和诗库璐德匆匆忙忙、火急火燎跑到郊外,想要在某个死帽子降临的第一时间把他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死帽子”!

     乌鲁德甚至还一度想以“前辈的拜托”+“丰胸秘术”,半逼迫半利诱地试图“买通”这个世界负责引导死者的女神厄里斯,要求对方,一定要把某个被自己杀死的穿越者的灵魂扔到别的世界去——越远越好!总之,不要让我再看见,不要让诗库璐德再看见,更不要让贝露丹蒂再看见!

     结果不知为何,自己用神术发出的口信,对方一直没有回复。

     “一定是翘班了吧?”(某个女盗贼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身为前辈+过来人的乌鲁德表示,曾几何时二级神管理限定的自己,也曾有过晋升的机会。

     虽然最重要的善后工作,在环节上出了点小问题,但是这并不妨碍乌鲁德和诗库璐德继续搜索帽子的踪影。

     结果。。。。。。

     玛德诗库璐德!你的预言术能别时准时不准吗?

     想到这里,暗精灵乌鲁撇了一眼正忙着帮圣骑士“欺负”阿库娅,完全忘记自己来这边到底是要干嘛的某人。

     “所以说,小孩子啊。。。”

     怒其不争、恨铁不成钢的乌鲁德将满腔的忧郁化成了一声叹息,她明白诗库璐德是指望不了的,这辈子也指望不上,所以还是靠自己吧!

     于是就有了艾米莉娅后来看到的那一幕:

     “死帽子,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把萝莉控和鬼父的帽子戴上吧!看招!魅惑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