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相遇五秒就战斗?
    马车驶过石板路,发出阵阵声响,普通的平民,穿着华丽铠甲的骑士,手持着法杖的美少女,栉比鳞次的红砖屋所构成的类似中古欧洲的街景,没有汽车和机车,也没有电线杆和电波塔,更没有从西边飘过来的雾霾。。。。。。

     “哦~”

     帽子先生打量着周围,对于异世界的风光有些惊叹,但是也仅仅如此,指望他这样性格的家伙夸张地尖叫或者感慨那是不可能的。

     沉着是他的代名词,冷静是他的座右铭。

     所以。。。这时候在耳边响起的奇怪声音才会显得分外地刺耳。。。

     “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一旁陷入精神错乱的阿库娅,帽子先生表示自己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当初刚穿越到日本的时候,他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状态。

     明明第一世活得好好的,虽然没有买房,虽然没有女朋友,虽然没有车子,但自己活得很开心啊!而且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

     结果第二世就直接跳过50年的人生变成了个老头。。。。。。

     虽然说是亚人,有不死身这一点很赞,但一想到自己是个老头。。。话说自然死的话,亚人也可以复活吗?

     当初帽子先生也是用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了这种落差的,所以以己度人,帽子先生相信阿库娅小姐也一定能很快就适应的。

     然而这时鬼哭狼嚎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不,应该说一直就没有中断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帽子先生转头看向在一旁抱着头放声大叫的阿库娅,觉得这样放着不是个办法的帽子先生试图安慰几句(毕竟他也不怎么喜欢被路人围观):“想开一点,阿库娅,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生活就像被强女干。。。。。。”

     “强女干!”

     突然的尖叫声吸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帽子先生注意到一个穿着很暴露——其实全身只有比基尼的女战士神色不善地一边盯着自己一边和旁边同样风格的骑士搭话。

     “喂,你听到没,刚才那个老头说强女干?还有他身旁的那个女孩,莫非。。。”

     喂!那边的那个,你真的是战士,不是猎人?听力是不是太好了!还有,听我把话说完啊!

     “可恶!这么大年纪居然还如此寡廉鲜耻!战士,今天就让我们来替天行道!”

     说着,女骑士和女战士各自拿出了武器对着帽子先生冲了过来。

     帽子先生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虽然搞了一年半的文职工作,但是身手却完全没有落下。

     眼看着来势胸胸的两人(无雾),面对着他们一前一后,一左一右配合默契的夹击,在战士当头劈来的瞬间,帽子先生就有了决断。

     他主动伸出右手握住剑刃,忍受这利刃切割掌心的痛楚以阻挡剑锋直击要害,身体微微下蹲,左手突然伸出,抓住战士的手腕关节用力一拧。

     脱臼让战士松开了手握着的利剑,如果这时候,帽子先生心狠手辣一点,完全可以,用缴获的利剑杀死她的原主。

     不过,虽然对方主动攻击自己,但说到底这只是个误会,再加上她们也算是见义勇为的义士,所以帽子先生哪怕拼着自己受伤也不会对她们下死手。

     但这时骑士也已经从右后方袭来,比细剑更加巨大的骑士剑简单到粗暴地瞄准了帽子先生的肾脏,就是一击直刺。

     帽子先生后撤一步,甩掉了手上的细剑,握住战士的左手并没有松开,借助战士冲刺时的力量,以自己的身体为轴心,利用离心力狠狠地将战士摔到了骑士身上,两人失去重心应声而倒。

     帽子先生微微喘气地看着自己的战果,果然冷兵器的战斗比热武器更加考验身体的素质,而这时阿库娅才堪堪回过神来,她惊慌失措地东张西望:“诶?怎么啦?怎么啦?怎么我一不注意你就被人偷袭了?你到底赶了什么,让别人这么针对你?”

     看着她那一幕搞不清楚状况的模样,帽子先生简直郁闷至极。

     说到底还不是这个智障惹出来的麻烦!这才是第一天啊!自己降临之后这才过了多少时间?五秒钟?好吧这样的用词有些夸张了,但是一分钟不到总有吧!

     但是没有办法,就像他之前准备说但却被人打断的那句,看着挣扎着爬起来的女战士和女骑士,帽子先生用多有感触的声音幽幽叹道:“生活就就像被强女干,当你反抗不了,就享受吧。。。”

     “。。。”

     阿库娅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上前拍了拍帽子先生的肩膀。

     又那么一瞬间,帽子先生以为对方终于理解自己了,但是哪知道这家伙的下一句就是:“虽然我很理解你不愿意来这里的心情,但是强女干是犯法的。”

     “玛德阿库娅!劳资刚才是在开导你啊!”

     再也无法抑制自身怒火的帽子先生不顾手上的伤口一把抓住她的脑袋,然后钻起了阿库娅的太阳穴:“你以为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谁?”

     “啊!疼疼疼!住手!混蛋!你这是对我的大不敬!”

     “那个。。。”

     这时,已经完整听到两人对话的战士和骑士站了起来,有些不明所以(战:这两人完全不像是强X犯和受害者啊)又带着点探究(骑: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意味地问道:“打扰一下,这位小姐,你没有被你身旁的这位强O?”

     “哈?你在说什么?我可是伟大的女神——阿库娅啊!没错,被阿库西斯教所信奉的美丽女神就是我!拥有堪比圣龙铁壁的我怎么可能会被这种渺小的凡人(自主规则)!就凭他那豆芽般的(自主规则)想要(自主规则)(自主规则)我?还早一万年吧!”

     没有料到阿库娅会说出这番话来的战士和骑士顿时羞臊的面红耳赤。

     老实说,经此一事,帽子先生可以充分断定:阿库娅小姐确实可以称得上伟大的级别了,以不要脸和智障程度的程度做参考标准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