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抓好下一代的教育问题,是当前亚人族群发展的头等大事!
    艾米莉亚现在很凌乱,而让她如此这般的原因,不是别的正是眼前的这对男女:

     男的人渣,女的变态。

     如果十分钟之前有人和艾米莉娅这样说,她绝对会糊别人一脸,并且告诉对方:“佐藤先生这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对女性第二性特征有特殊狂热癖好的人渣呢?而且那个新来的小雫妹妹看起来也很可爱啊!怎么会是变态?”

     但是如果五分钟前有人这样和她说的话,艾米莉娅会糊自己一脸。

     “我怎么那么轻易地就相信了那个帽子男了呢?知人知面不知心!自己才认识他多久,仅凭对方的几句话就判定他是个好人?这个该死的眯眯眼!真想不到,他居然会是个利用自己的生理特点偷看女生胸部!真是个hentai!渣渣!”

     不过。。。。。。

     “。。。虽然“虚伪”的帽子男是如此的不堪,但是可怜又可爱的小雫还是个孩子啊!而且还是个“大义灭亲”的好孩子!这样的孩子,怎么能继续留在帽子男身边呢?”

     “嗯!决定了!无论那个死帽子到底是不是魔族打入我伟大人族的奸细!小雫!你都不能再跟着他了!姐姐我来养活你!”

     “哈?你说小雫是个变态鬼女/鬼妹?最大的心愿是能推倒帽子?这、这、这系谣言!系谣言!你们骗不到我!我勇者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然后又过了两分钟。。。。。。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小雫!雫酱!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不要用那么圣女的表情说着痴(情)女(汉子)才会说的话啊!”

     “‘如果谷欠望无法释放的话,就让我来帮你分担!如果冲动无法抑制的话,就请只在我的身上释放!’这tm翻译过来不就是‘当你的专属RB*’吗?”

     “可恶!该死的佐藤!你看看你!都教了小雫什么!你敢说小雫现在这样的言行和你一点没有关系吗?去死!天诛!”

     “监护人!你们的监护人在哪?死帽子!你就祈祷异世界没有德国骨科吧!”

     然而现在。。。。。。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整天把欧派、欧派放在嘴里?”

     艾米莉娅静静地看着一脸严肃认真表情训斥着小雫的帽子先生。

     【这TM是什么情况?你一个区区屈从于自身谷欠望的蛆虫,就不要在这里一本正经地教训别人充大尾巴狼了!真是丢人现眼!】

     “还有男孩子的谷欠望?巨*控?这种下流的词到底是谁教你的?”

     “。。。。”

     “怎么不说话了?害怕了?现在知道怕了?”

     “。。。”

     看着在帽子先生毫不留情的训斥下胆战心惊、低头认错、大气不敢喘一声的小雫,这样的一幕,让一脸斯巴达的艾米莉娅有种颇不真实的怪异荒诞感。

     【为什么听着听着就觉得没毛病了呢?人渣的帽子先生怎么可能这么有威严啊!就好像严厉但却慈爱的父亲一样!】

     这样想着艾米莉娅愈发觉得自己凌乱了,但是有两个字突然触发了她的心弦。

     【咦?等等!父亲?刚才帽子先生好像也自称过。。。。。。】

     就在这时艾米莉娅再次听到帽子先生痛彻心扉的谆谆教女声:“爸爸可不记得有这样教过你啊!”

     又一次地听到那个让她分外纠结的字样,艾米莉娅忍不住开口说道:“佐藤先生!你先等等!刚才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你说:‘爸爸’?”

     【喂喂!我没有听错吧!刚才小雫可是说要当你的新、新、新娘的吧!如果是爸爸的话,这样可是有点不妙啊?不对!是很不妙啊!】

     但是可惜的是“沉迷于教育女儿”之中的帽子先生表示,这比“沉迷于游戏”,“沉迷于打扫自己的房间”更让他无法自拔。

     区区某只废天使都能忽视了时间的流逝,帽子先生忽视了除了女儿以外的其她,相信艾米莉娅小姐你也是能理解的吧!毕竟下一代的教育可是一等一的大事!所以。。。。。。

     “虽然听到你说想要当******我很开心。”帽子先生一脸治愈地说道。

     【不要给我开心啊!】

     “而且我可以理解你,因为对害怕今后的未知命运,所以舍不得和爸爸分开。”帽子先生一脸欣慰地说道。

     【这样的理解不是很有问题吗?】

     “但是也不能说要当*****啊!*****只能是新妈妈哟~所以,雫,不要让未来的妈妈吃醋哟。而且如果老是用这种耍小花招的办法赖在爸爸的身边,你以后还怎么成长为一个优秀的成年人?还怎么独立?还怎么让爸爸对你放心?”板起面孔的帽子先生严格教女。

     不过低着头的小雫同学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呢?

     “切~谁要独立了?谁要你放心了?就照顾我‘一辈子’不好吗?笨蛋!”

     心有不甘,在最后关头满盘皆输的小雫愤恨地小声嘀咕着。

     “嗯?你刚才说什么?”

     帽子先生表示周围似乎有点嘈杂(艾米莉娅不认为责任在她),他没有听清。

     小雫立刻晃动着自己的小脑袋,表示正在深刻反省的自己刚才什么也没说,一定是帽子先生听错了。

     “哦?是吗?那么我们继续。。。。。。不过!那些让人光是听了就觉得面红耳赤的话,以后不要再让我从你的嘴里听到!一个女孩子,如果自己都不珍惜自己,不爱护自己,又有谁会去爱她?去珍惜她?听到了吗?!”

     这种外表十几岁大的孩子用大人的口吻教育一个比自己小了一点的女孩子的场面,让周围的人颇感新鲜,尤其是那个男孩还用父亲的口气,而且还表现的煞有介事。

     如果光听声音不看帽子先生那如今年轻的外表的话。。。。。。不知不觉的就会让人觉得理应如此——毫无违和感。

     而艾米莉娅也是其中之一。

     【诶?原来是这样吗?】

     继续听这帽子先生教育小雫的话,艾米莉娅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点明白过来,【什么啊~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就像自己小的时候,也曾经因为年少无知对自己的父亲说过类似的话:“要当******什么的,这纯粹是处于对父亲本能的喜爱,然后犯下的一回想起来就分外害臊的错误。

     如今的小雫就像过去那个懵懂无知的自己一样,虽然“早熟”了一点——仅仅是思想上,但是毕竟再怎么“早熟”也不过是个小屁孩,哪里真正懂什么是情和爱啊!

     真实年龄已经14岁的小雫,因为个头小及发育问题,常常被人误解为只有无邪气的10岁上下,这是一个可悲的故事。

     所以自以为自己已经理解了的艾米莉娅,擅自将小雫想象成为了:因为小孩子式的自私和任性所以想要独占父亲宠爱、见不得爸爸和其他女人亲近,想要从中破坏的小屁孩。

     哎呀~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像小雫这样,在父亲的宠爱下任性呢~只要那一天就被教会带走去打魔王。。。。。。

     【咦?等等,我为什么要回忆自己的黑历史啊!那个,佐藤先生!我还有话要问你啊】

     在“魔王”两字的刺激下,瞬间清醒过来的艾米莉娅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没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