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天使张开翅膀,为世人献上祝福
    “克莉丝!你没事吧!”

     看到同伴突然跌倒一旁的铠甲少女赶紧上前扶起了盗贼少女。

     “没事,没事,让你担心了,达克妮丝。”

     名为克莉丝的少女红了红脸,她立刻强作镇定,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站了起来。

     “。。。”

     一旁的铠甲少女达克妮丝沉默了一会儿,低头看了看地面,然后像是喃喃自语一般:“这里可是平地啊。。。”

     克莉丝顿时羞红了脸袋:“不要多嘴啦!快去公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说着一溜烟跑了。

     看着那快速逃离现场的矫捷背影达克妮丝笑着跟了上去。

     “等等我啊!”

     虽然这样喊着,但是身着重铠的她在速度上又哪里比得上本就以敏捷见长又身轻如燕的盗贼呢?

     于是没过多达克妮丝就只能无奈在后面高喊:“我错啦!我错啦!克莉丝!等一下啦!”

     接着,在少女们嬉笑追逐中,两人一起向着街道的尽头跑去。

     但是就在快要跑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克莉丝紧急刹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看向了半空,猝不及防的达克妮丝差点就撞了上去,所幸最后没有酿成惨剧——她的铠甲可是又硬又重的。

     “唔~好险!克莉丝!为什么突然停下来啊?”

     抱怨着的达克妮丝,在发现对方没有回答自己之后,便顺着克莉丝的视线回头望去。

     “在看什么呢?”

     虽然在达克妮丝的眼中,那里除了苍茫的天空和几片悠悠的白云便空无一物,

     可是,在克莉丝的眼中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与此同时,在城镇的外围,两位少女也在同样的时刻,抬起了头,她们中的一位是肌肤雪白的魔法师,而另一位则是在平原地区很少见的暗精灵。

     如果帽子先生现在这她们的身边的话,就会立马断定,她们两人一定是女战士艾米莉娅和女骑士艾丽塔的同伴,因为她们俩都穿的同样的“清凉”。

     而此刻在她们的眼中,在高大的阿克塞尔城墙上方,在天空之中,在太阳位置的东侧,仿佛又出现了一轮新日,并且发出了巨大的耀眼光芒,而就在光芒的深处,一双洁白的羽翼高扬展翅,修长美丽的手从中缓缓伸出向着人间洒下了祝福!

     “姐姐!你看!”魔法师焦急地拉着暗精灵的衣摆。

     “啊,你的预感果然没有错,诗库璐德!”

     说着暗精灵恨恨地扳断了手中的弯刀,那棕褐色的额头上悄然浮现出一个倒三角型的蓝色纹章。

     阿克塞尔镇,不知名的小道。

     帽子先生现在很奇怪,他奇怪地环视着四周。

     他看到战士小姐艾米莉娅正用惊异地眼光就好像不认识自己一样,虽然他们明明十分钟前才认识;明明前一分钟还在和自己交谈。

     他同样看到圣骑士艾丽塔小姐终于停下了手上那原本非常有社会意义的工作——别停啊!艾丽塔小姐,帽子先生个人认为对于阿库娅,这点程度的治疗(殴打)是不够的!

     但是不知为何,艾丽塔也用和战士一样的诧异神色上下打量着自己。那表情就像是在问自己是谁?

     帽子先生还看到:某个之前一直妄图反抗欺身重甲职业蹂躏、并且幻想着自己能够反杀的布甲废物(这绝对不是在歧视牧师职业)居然也不继续挑衅压在她身上的圣骑士。

     当然,这并不是表示某人不继续作死了,因为帽子先生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阿库娅那盯着自己的眼里居然闪烁着名为嘲讽和不屑的意味!

     虽然帽子先生可以察觉到阿库娅的不屑未必是针对自己。

     但是,那眼神真的很让他觉得讨厌啊!

     区区一个智障居然也敢。。。咦?等等!那个家伙之前有这么高吗?

     帽子先生觉得有些奇怪,明明自己已经挺直了腰板为何还要仰视才能看到另外三人的脸呢?

     总觉得她们几个变高了,变大了啊!奇怪?

     事实上,帽子先生清楚的记得,就在刚才,突然从天空射下一道耀眼的强光,差点把他的眼睛都闪瞎了。

     虽然幸运的是最后他没有真瞎,但是也确确实实间歇性失明了一会儿,而当他的视力终于恢复后,就看到了如今的这一幕。。。。。。

     实际上,帽子先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是阿库娅她们变大了,而是自己变小了,甚至不止如此!

     看着小了很多的双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帽子先生惊异地发现自己原本苍老粗糙的皮肤居然变得光滑了!

     而且不仅仅只是外表变得年轻,他甚至能够感知到自己原本已经有些衰败的身体也开始重新充满了活力。

     亚人可以复活,这没有错,但是,即使是亚人也无法阻挡自然的衰老。

     可是!现在!

     但是与激动和喜悦相伴随而来的却是疑问:“为什么会这样?”

     看了看明显是在闹情绪的阿库娅,帽子先生觉得自己或许可以从她的口里得到答案。

     虽然理智在不断地提醒他:艾米莉亚和艾丽塔还在场现在或许并不是揪根探底的最佳时机,但是帽子先生真的很像知道真相。

     可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帽子先生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袭来。

     刺杀?偷袭?背刺?

     下意识的提起一口气,准备赤手空拳反击的帽子先生却直到最后被那人撞上,也没有动手。

     因为就在他抬手酝酿肘击的瞬间,帽子先生听到了心中石头落地的熟悉声音。

     【终于来了啊!】

     “佐藤先生!”

     不知何时悄然登场的田中雫激动地抱紧了帽子先生的后背——这样的事情她可以心仪已久了!

     以往的她就算是想抱,也只能极为悲催地抱住大腿或腰——身高是大敌的她虽然坚信着自己以后绝对还能成长!但是。。。那需要几年?

     但是现在好了,问题解决了~

     “真亏你能认得出我啊~雫”帽子先生苦笑着说道,在意识到小雫出场的时机是如此的巧合之后,他要是还猜不到的话,岂不是也太笨了?

     “嘿嘿~佐藤先生,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认得出你!”

     无比自豪地夸耀,依偎着帽子先生的田中雫埋首身后,亲昵地用脸颊蹭着那个曾经将自己带出地狱的熟悉背脊。